欢迎访问betway必威官网公司网站!


科学 / 工程材料

MENU

科学 / 工程材料

工程设计,水利施工

点击: 179 次  来源:http://www.010zws.com 时间:2020-02-25

引言:21世纪我国的震灾不断,地震带来的毁灭性灾害直接影响我国的经济发展,给我国的人们的人生安全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然而水利工程作为抗震救灾的核心工程,能有效的抵御地震发生的振动而导致的河流剧烈运动,而产生的洪灾。当前,我国的水利工程在修建以及维护的过程中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一类问题,对水利工程的质量和抗震的效果是十分重要的。

1.概述

人民网大连视窗5月28日电 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作为我国水利工程与地震工程抗震专家,大连理工大学林皋院士忧心如焚,寝食难安。他牵挂着位于灾区的紫坪铺水库大坝的安全。5月21日,国家水利部派出专家兵分六路,前往地震灾区勘察水利设施的震害情况,会商修复预案。已是79岁高龄的林皋院士与校党委副书记孔宪京教授,会同来自全国各地的面板堆石坝专家十人左右紧急集结,赶到紫坪铺水库考察大坝的实际情况。大坝安危:事关成都平原百姓身家性命和千万亩良田 地处岷江大峡谷,都江堰上游9公里处的紫坪铺水库,承担着为成都平原百姓生活供水发电和1086万亩良田灌溉用水的使命。水库工程浩大,库容量为11.12亿立方米,拦河大坝高156米。5月12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汶川大地震,使大坝安全受到威胁。坝址距离震中17公里,紫坪铺大坝感受到强烈的振动。 5月22日,到达紫坪铺水库大坝的林皋院士和专家们,感到了问题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大坝所在地区原属于7度震区,建设时提高抗震级别按8度进行设计。而这次汶川大地震,震级8.0级,震中烈度达到11度。这么高的烈度,波及到紫坪铺水库,烈度应该在8至9度之间,这是始料未及的。震中地区当时山崩地裂,据大坝上的目击者说,人在坝上根本无法站稳,摇晃厉害,正在作业的起闭机上的电机铸铁固定环也被折断,摔倒在地。我们在现场也看到,左岸坝顶岸坡处大量块石从山坡滚下,仅2—3吨以上的大块石就有二十几块。水库前面建的桥,是成都通往汶川的必经之路,中央六孔震后倒在了河里。” 从地震一发生,紫坪铺水库大坝的安全,就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极大关注,说到此,林院士神情严肃:“如果大坝一旦出现问题,那是不得了的事。这不仅关系到下游广大的庄稼大地,中华民族引以为傲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也要受到波及,相当于在成都广大地区人民头上悬了一大盆水,其严重性可想而知。”林院士是大坝抗震专家,临行前,他最担心的就是地震给坝体造成的损坏程度,亲眼目睹后,才多少松了口气:“没有想象的可怕,大坝虽然遭受到远远超过设计水平的地震作用,由于设计和施工质量好,大坝仍具有比较高的抗震能力,破坏的程度并不严重,因为采用混凝土面板堆石坝型,建设中堆石经过重型碾6至8遍碾压,实际看起来,只是混凝土面板局部接缝处有挤压损坏,周边接缝发生错动,有的面板翘了起来。” 长年从事大坝抗震研究,学术建树卓著的林院士,此刻,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和专家们抓紧时间,对大坝结构反复勘察,不放过任何细节。林院士清楚,科学需要严谨,经验不能代替现场实际,必须做出负责任的准确判断和鉴定,再将勘察结果上报国家。诊断开方:关键是主汛期到来的考验 经过实测,专家组给出的评估结果是:大坝整体结构稳定安全,局部有损坏,但无大的隐患。必须密切监测,趁水库水位较低时抓紧抢修,赶在雨季和主汛期到来前加固修复,以保障大坝安全蓄水。 林皋院士不无忧心地再三强调,“现在的大坝虽然受损程度不重,但目前水库水位较低,汛期迫在眉睫,一旦洪水到来,水库水位上升后,隐患就会加剧,如果再有余震,上游地区发生山体滑坡或泥石流,对大坝就要构成新的威胁,后果不堪设想。” 考察中,在详细查阅大坝建设各项技术资料的基础上,专家组经过会商评估,对修复方案进行了认真讨论,对大坝的抗震能力、检测标准、加固措施等提出权威意见。林院士说:“归根结底,就是抓紧修复破损的混凝土面板等,这是大坝防渗的关键所在,必须抢在汛期到来前排除所有隐患。” 灾区之行,79岁高龄的林院士不断被所见所闻感动着:国家领导人对灾区的关心,5月23日,温家宝总理亲自到紫坪铺水库考察受灾情况;人民群众抗震救灾的感人事迹;大批抢险救灾的解放军官兵、医务人员,志愿者等,体现着中国人民顽强不屈的精神。老院士说到这些,声音有些哽咽。作为一个工程技术人员,就是要吸取这次大震所带来的血的教训,总结经验,提高工程的抗震设防能力,应对各种意想不到的灾害。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的安全。 尽管发生这样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给水利设施造成了巨大破坏,但林院士对我国水利设施的抗震能力还是充满自信持乐观态度的:“我从五十年代起从事大坝抗震研究,见证了我们国家主要大坝的抗震建设历史。水利设施一方面造福于人民,另一方面遇到大的自然灾害袭击,也会威胁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由此可以看出提高大坝的抗震能力是多么重要。与国外比,我国大坝的抗震水平,居于世界先进行列,可以与美国、日本、俄罗斯等欧洲一些国家相提并论。近年来,我国水利工程蓬勃发展,建设大坝数量占世界一半以上,是建坝大国,不论大坝高度或技术复杂程度,都属于先进国家。但我们的大坝抗震设计和研究的创新能力还有待提高,距大坝抗震强国还有一定距离。紫坪铺水库大坝这次承受大地震的考验,无疑会提高我们今后大坝抗震设防的信心。”心系抗震:一生研究成果与大坝安全相随 林皋院士1951年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后,就一直在大连理工大学任教,从事水工结构领域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他是我国水利工程与地震工程专家,国家重点学科水工结构工程学术领导人,我国大坝抗震学科领域的主要开拓者之一。林院士在水坝抗震理论和模型试验技术、地下结构抗震分析、混凝土的动态特性与本构关系、大坝非线性地震响应与地震损伤发展的数值模拟等方面都有极深的学术造诣。 采访中,林院士并没有过多地谈自己的学术成果:“可以说,我这一生都在与大坝打交道,为工程需要服务,重点是解决大坝、海港码头和核电厂海域工程的抗震安全评价等关键技术问题,现阶段的研究方向主要集中在高拱坝非线性地震响应、混凝土动态强度和特性、结构健康诊断方面。记得我最早做的抗震研究是1956年广东的流溪河拱坝工程和1958年云南的以礼河土坝工程,后来的吉林丰满大坝工程以及‘六五’、‘七五’、‘八五’、‘九五’等国家重点科技攻关研究的龙羊峡、二滩、小湾、溪洛渡等十多座重要大坝工程的抗震安全评价问题。这次到成都参加紫坪铺混凝土面板堆石坝震后处理咨询会,更让我感到大坝抗震研究的重大意义。自从汶川发生大地震后,紫坪铺一词频繁见诸媒体,全国人民都在关注那里,我们这些搞大坝抗震研究的,最后拿出什么样的诊断意见和修复建议,也关系到我们对党中央‘以人为本’政策是否真正有所体会。”老院士强烈的责任感和忧患意识溢于言表。 我们了解到,林皋院士多年来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教育部、电力部、中国地震局、辽宁省、云南省等科技进步一、二等奖10余项,在国内外主要学术刊物和国际学术会议论文集上已发表论文320余篇。培养博士和硕士学位研究生各40名。先后被国家授予全国高校先进科技工作者、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全国模范教师等荣誉称号。

一、水利工程建设及其抗震问题

我国地处世界上两个最大地震集中发生地带——环太平洋地震带与欧亚地震带之间,地震较多,大多是发生在大陆的浅源地震,震源深度在20km以内。位于青藏高原南缘的川滇地区,主要发育有北西向的鲜水河-安宁河-小江断裂、金沙江-红河断裂、怒江-澜沧江断裂和北东向的龙门山-锦屏山-玉龙雪山断裂等大型断裂带[1].该区新构造活动剧烈,绝大多数属构造地震,地震活动频度高、强度大,是中国大陆最显著的强震活动区域[2].

1.1、长期的“重建轻管”使水利工程管理行业“不景气”,管理手段落后,技术水平低,影响水利工程建设及其敢益的发挥,大量的水利工程年久失修,不少病险工程没能得到及时除陵加固.虽然近几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加大了水利工程除险加固投入,但是长期以来欠债太多,脒险加固的任务还很艰巨,这方面的投入甚至还要加大井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水利工程的安全状况才能有大的改观.在管理手段和技术方面,就水利工程安全监测而言,目前的监测覆盖范围及水平与我国水利工程安全和调度运行要求还很不相称,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还很大,我国至今还没有一个关于工程安全监测和评价的国家级水利工程管理信息系统.在管理“软件”上,无论是水利工程安全管理,还是除险加固安排与资金投入都需要对工程做出安全风险分析和评估,但是至今我国还没有自己的一套可操作的工程安全风险分析评估技术,对水利投入政策和水利项目社会经济评价的研究还有些欠缺,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现象还较普遍。

而西南地区蕴藏了我国68%的水力资源,水利工程较多,且主要集中在川滇地区。据2005年数据,四川省有大中小型水库约6000余座[3].2008年5月12日的四川省汶川大地震,初步统计,已导致803座水库出险,受损的大型水库有紫坪铺电站和鲁班水库,中型水库36座,小一型水库154座,小二型水库611座[3].此外,地震还致使湖北和重庆地区各79座水库出现险情[4,5].为保证水利工程的安全运行,地震之后及时对水利工程进行检测,并对受损工程进行监测和修复是必要的。有关震灾受损水利工程修复方面的文献不多,散见于各种期刊或研究报告,为便于应用参考,本文搜集、筛选了一些震灾受损水利工程的案例,并对一些实用技术进行了介绍。

1.2、水利工程建设还跟不上国民经济和社会及环境发展的需要,目前,水利已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因素.要使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必须下大力气解决水利的三大问题,而水利工程建设是解决水利三大问题的重要措施之一。我国修建了不少地面水库,可对大有前途的地下水库的利用却研究的不多,我国在解决北方、西部的干旱缺水和生态恶化问题时,应结合地下水库的利用采取综台治理措施.我国城市建设发展很快,现代化大都市的污水排放及处理是必须解决的环保问题,尤其是工业化大都市.国外采用污水水库对污水进行集中储存处理、排放和综合利用,而我国在这方面开发研究还不多,有些省份虽已起步,但同国外先进国家相比,其规模和技术水平相差甚远。

2.地震对水利工程的危害

二、水利工程坝体抗震技术研究

由于地震烈度、地震形态以及水库本身工程质量的不同,地震对于水利工程的危害也有所区别。高建国[6]对我国因地震受损水利工程进行分类整理,认为水库坝体险情主要可分为3级:1级,一般性破坏,不产生渗漏;2级,严重性破坏,坝体开裂渗漏;3级,垮坝,水库水全部流走。

2.1、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促进了水利工程的建设,同时也对水利工程中坝体的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需要提高坝体抗冲击力,减少坝体滑坡,造成坝体滑坡更多的原因是施工质量的问题,它在滑坡总量中占到很大的比例。还有一些原因是由于水量的突然增加超出了水库的设计参数,坝体周边的植被受到破坏,上游水量突然增加造成水库超出设计参数,这样的情况是由于自然条件的突变引起的,主要是因为上游天气异常,连续降雨和暴雨造成上游水位升高从而导致水库水量增加,水库坝体不能承受从而发生坝体滑坡.另一重要原因,由于水库旅游业的开发使得周边人群活动量增加,以至于周边的植被遭到破坏,有关部门并不能及时的进行管理和修复,致使坝体边缘水量流失从而发生坝体滑坡。

我国因地震引起的水库垮坝并不多见,总结国内外地震对水利工程的危害,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2.2、如果水位下降太慢,万一碰到大雨和暴雨,水位会迅速上升,并会对坝体造成更大的威胁,从而不能保证大坝安全,必须在溢洪道上开挖新的排洪道,加大泄洪量。坝体发生滑坡后,坝体断面会变薄并且强度会减弱,为了保证坝体不会因冲击力而造成变化,首先要对支撑变薄的坝体进行修复,并用纺布压沙包对坝体滑动面进行保护.通过这样抢修可以增加坝体的强度,避免因为坝体强度降低而发生坝体坍塌。

2.1坝体裂缝

2.3、地震的强度越强,对水利工程枢纽造成的伤害也就越强,会造成水利工程的大坝部分整个的震动,严重的就会全部发生震裂和坍塌,其次就是会产生一些裂痕,由于修建水利工程的目的就是为了泄洪,预防洪灾和处理洪灾,一旦出现洪灾,水利工程的大坝就会全部关闭闸门,从而防止大量的洪水对对乡镇的摧残。因此,研究水利工程的抗震技术,主要是对水利工程大坝的研究,大坝是水利工程的核心部分,承担着很大一部分的责任,一旦大坝出了问题,水利工程很大一部分就会瘫痪,从而无法抵御自然灾害的摧残,因此,研究水利工程大坝的材质,应用最为坚固的石材修建大坝,才能在发生地震的时候,不会由于震度太大而造成大坝发生坍塌,从而造成大坝的地基动摇,而造成的毁灭性的打击。

地震作为外力荷载将会导致大坝尤其是土石坝整体性降低,防渗结构破坏,引起大量裂缝。地震会产生水平和垂直两个方向的运动,并使周期性荷载增大,坝体和坝基中可能会形成过高的孔隙水压力,从而导致抗剪强度与变形模量的降低,引起永久性变形的累积,进而导致坝体沉降与坝顶裂开。

三、水利工程抗震措施及建议

2003年10月甘肃民乐—山丹6.1级地震引起双树寺水库大坝、翟寨子水库大坝,坝顶均出现一条纵向裂缝,长约401~560m,最大宽度2cm左右,并有多处不同长度断续裂缝,

3.1、修建水利工程时,一定要选择质量好的石材,不能因为为了赶工程进度而偷工减料,给水利工程的质量带来威胁,研究水利工程时,一定要对根据周边的环境勘察,以防止水利工程的地基由于泥土的松软而发生下沉的现象,其次,要多模拟几次震感实验,通过实验的现象,来进行不断的改进,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修建一座符合现代化的标准,又能长期服役的高质量的水利工程,为我国的抗震救灾工作,和人民安家乐业保驾护航。3.2、工程的场地条件和地基类别对震害程度有着明显的影响,对新建的水利工程,其选址除了考虑一般的工程地质、水文地质条件外,还要将调查地震地质环境的影响放在首位进行,要查清选址区域内的活断层情况,远离活断层。

防浪墙局部错动约0.5cm.大坝右侧出现山体滑坡,形成长条带及凹陷,滑坡长37m左右,凹陷坑深2.5~3m、宽7m左右,凹陷处上部山体有多条斜向裂缝,缝宽20cm左右。李桥水库坝顶有纵向裂缝,多处缝宽在2~5mm,其中一条长约100m左右,出现横向贯通裂缝,防浪墙出现多处竖向裂缝。这些裂缝在坝体漏水、自然降水和温度作用下,又将产生新的冻融、冻胀破坏,影响大坝的整体性和稳定[7].

四、结束语水利工程作为我国重要的工程项目,对农田的灌溉和洪灾的预防都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是从古代以来每一个统治者都十分关注的问题,做好水利工程的建设工作,大力发展水利事业,深入研究水利工程抗震方面的技术,只有通过这样的方法,才能确保这一民生事业取得不错的发展,更好的服务与国家和人民,做好水利工程的抗震工作,能在发生地震时,能对地震带来的洪灾有很强的抵御作用,确保人们生命和财政得到保证,推动我国不断向前发展。

托洪台水库位于新疆布尔津县境内,1995年被列为险库,1996年新疆阿勒泰地震,使拦水坝出现10处横向裂缝,3处纵向裂缝,最宽处达16cm,长17m,防浪墙垂直裂缝27处。经评估,水库震后只能在低水位运行,致使发电系统瘫痪,同时对于下游构成潜在威胁[6].

参考文献[1]顾浩主编.中国治水史鉴[M]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1997.8.[2]陈效国主编.黄河枢纽工程技术[M].河南:黄河水利出版社,1997.345[3]汝乃华,姜忠盛.大坝事故与安全·拱坝[M].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199590.

岷江上的紫坪铺水利工程位于都江堰市与汶川县交界处,2006年投产,是中国实施西部大开发首批开工建设的十大标志性工程之一。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地震造成紫坪铺大坝面板发生裂缝,厂房等其他建筑物墙体发生垮塌,局部沉陷,整个电站机组全部停机。[3].此外,地震对泄水输水建筑物也将造成巨大危害。2003年8月16日赤峰发生里氏5.9级地震,使沙那水库混凝土泄洪灌溉洞产生纵向裂缝,长15m,最大裂缝15mm;环向裂缝22m,最大裂缝宽度1.8mm;洞出口消力池两侧边墙产生竖向裂缝,总长15m,最大裂缝宽度25mm.大冷山水库溢洪道两侧导流墙产生裂缝,以纵向裂缝为主,最大缝宽12mm[8].

2.2坝体失稳

地震可能引起坝基液化,从而导致大坝失稳。地震时,受到周期性或波动性荷载作用,土石坝内土体将产生递增的孔隙水压力和递增的变形。粘性土体构成的土石坝在地震中相对安全。但相对密度低于75%的粉砂土和砂土,在几个循环之后孔隙水压力就会显著上升,当达到危险应力水平时,土体在周期性荷载作用下显示出极大的变形位移,坝内土体就会呈现出液化的流态,导致坝体失稳[9].

喀什一级大坝1982年施工时,其坝体及防渗墙都未进行碾压,致使密实度降低,1985年地震时,由于液化和沉陷,导致该坝整体失稳破坏。

美国加州的Sheffield坝,1917年建成,坝高7.63m,坝顶宽6.1m,长219.6m,水库库容17万立方米.1925年6月距坝11.2km处发生里氏6.3级地震,长约128m的坝中段突然整体滑向下游。事后,经调查研究发现,坝体溃决的主要原因是地震使饱和土内的孔隙水压力增大,造成坝下部和坝基内的细颗料无凝聚性土发生液化。

地震还会造成土石坝体脱落或堆石体沉陷,从而引起坝体失稳。在库水位较高的情况下,堆石体沉陷会造成坝体受力不均,更严重的会引起库水漫顶,引发坝体垮塌。1961年4月

13日在距西克尔水库库区约30km处发生里氏6.5级地震,该水库位于VIII度区[10],坝体出现了严重的堆石体沉陷现象,一段220m长的坝体沉陷值达到2~2.5m,崩塌范围在从坝轴线上游3~10m到下游的35~50m[11].

前面述及的沙那水库土坝和朝阳水库因地震致使土坝排水体砌石脱落,经抗震复核下游坝坡不稳定[8].

2.3岸坡坍塌

若水库两岸有高边坡和危岩、松散的风化物质存在,地震发生后,造成的岩体松动,可诱发产生崩塌、滑坡和泥石流,甚至形成堰塞湖等现象。

乌江渡水库处于地震多发区,1982年6月地震中,化觉乡东部厚层灰岩和白云岩地层中发生大面积崩塌。同年8月,化觉、柏坪一带又发生较大规模的地层滑动,影响面积约18k平方米[12].

5.12汶川大地震造成四川多处山体滑坡,堵塞河道,形成34处堰塞湖。其中唐家山堰塞湖蓄水过1亿立方米,另外水量在300万立方米以上的大型堰塞湖有8处[13],对下游地区造成严重威胁。

另外,地震还可能对水利工程一些其它部分造成损坏。如1995年1月日本阪神淡路7.2级地震[14,15]中,使堤防基础液化发生侧向流动,造成堤防破坏以及护岸受损。我国历次地震中,出现较严重险情的多为土石坝,且多为年代较久远的土石坝,如果发生强地震就更容易造成损坏[16].

3.震灾受损水利工程的修复技术

地震后受损水利工程修复措施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3.1坝体监测

地震后,对于受损水利工程,应及时降低水库运行水位,并进行充分的坝体探测。对土石坝,可开挖土坑检测,对混凝土坝,则可用无损探伤检测[17].包括使用地震波法、地质雷达、水下声纳法检测侵蚀程度,必要时还需要采取槽探、钻孔、孔内地球物理方法进行检测。根据地震前后大坝监测结果的对比分析,判明是否存在普遍的结构损伤迹象。尤其需要加强对坝体变形和渗透的观测,防止裂缝前后贯通,内部发育,产生渗漏通道。同时,加强对输水洞漏水、溢洪道裂缝的监测,以防渗漏进一步扩大[18].

震后坝体探测中,作为一种非破坏性的探测技术,地质雷达具有探测效率高、分辨率高、抗干扰能力强等特点,可以快捷、安全地运用于坝体现状检测和隐患探查[19].

2003年甘肃山丹地震后,利用地质雷达对双树寺、瞿寨子、瓦房城等水库的震后坝体裂缝、坝基渗透、溢洪道、高边坡开裂和库岸道路滑坡等进行了探测[20],效果很好。

3.2裂缝修复

对于已经出现的裂缝,要对其分布、走向、长度和开度等进行定时观测和检测。在大坝主裂缝部位设置标志,缝口要覆盖塑料布,防止雨水流入加速其恶化。对受洪水威胁的建筑物,要采取临时措施进行保护。

裂缝的修补应从实际出发,在安全可靠的基础上,同时考虑技术和施工条件的可行性,力求施工及时、简单易行、经济合理。常用的有以下几种处理方法:

3.2.1表面处理法

表面处理法[21]主要适用于对结构承载能力没有影响或者影响很小的表面裂缝及深层裂缝,同时还可以处理大面积细裂缝的防渗防漏。常用的有表面涂抹水泥砂浆、表面涂抹环氧胶泥以及表面涂刷油漆、沥青等防腐材料等,从而达到封闭裂缝和防水的作用。在防护的同时应当采取在裂缝的表面粘贴玻璃纤维布等措施,这样可以防止混凝土在各种作用下继续开裂。

3.2.2灌浆法

灌浆法主要应用于对结构整体有影响或有防水防渗要求的混凝土裂缝的修补。经修补后,能恢复结构的整体性和使用功能,提高结构的耐久性。

灌浆法[22]分水泥灌浆和化学灌浆。水泥灌浆适用于裂缝宽度达到1mm以上时的情况;裂缝较窄的情况下宜采用化学灌浆。此外,工程经验表明水泥浆适于稳定裂缝的灌浆处理,不适用于活缝或伸缩缝的处理。化学灌浆也存在类似问题,应用最广的环氧树脂浆固结体是脆性材料,因此对活缝应选用弹性材料。部分化学灌浆还有毒性,应加强施工人员的保护措施。大量实践证明,灌浆法是目前最有效的裂缝修补处理方法。

3.2.3结构加固法

危及结构安全的混凝土裂缝都需作结构补强。结构加固法适用于对整体性、承载能力有较大影响的较深裂缝及贯穿性裂缝的加固处理。混凝土结构的加固,应在结构评定的基础上进行,以达到结构强度加固、稳定性加固、刚度加固或抗裂性加固的目的。结构加固中常用的主要有以下几种方法:加大混凝土结构的截面面积,在构件的角部外包型钢、采用预应力法加固、粘贴钢板加固、增设支点加固以及喷射混凝土补强加固。结构加固法还适用于处理对结构的承载能力、整体性、耐久性有较大影响的不均匀沉陷裂缝和较为严重的张拉裂缝[23].

3.3滑坡处理

土坝滑坡有剪切破坏、塑流破坏、液化破坏三种形式[24].可采用“上部减载”与“下部压重”法来处理。“上部减载”就是在滑坡体上部的裂缝上侧削坡,以保持稳定:“下部压重”就是放缓下部坝坡,在滑坡体下部做压坡体等。当滑坡稳定后,应当及时进行滑坡处理[17].主要处理方法介绍如下:

3.3.1放缓坝坡

若滑坡由于剪切破坏造成,则放缓坝坡为最好的处理方法。可填入土体将坝坡放缓,或是先削掉滑动面上坝顶的土体,使滑动面坝坡变缓,然后再加大未滑动面的断面[24].

对存在失稳危险的土石坝也可采用水上抛石法放缓上游坝坡,施工方法简单,且不受季节和水位的变化。加固工程不破坏原坝体结构,减去拆除原有的坝体护坡石和反滤料工序,对保护原坝体非常有利。石料渗透系数大,在库水位降落时,新筑部分的自由水面线,几乎与库水位重合,这样就造成新增断面和原有断面共同承担原有坝壳中库水位降落时产生的渗透水压力及地震产生的超隙孔压力,起到压重的作用,从而有利于大坝的稳定[25].

3.3.2压重固脚

若滑坡体底部滑出坝趾以外,则需要在滑坡段下部采取压重固脚的措施,以增加抗滑力。压重固脚的材料最好用砂石料。在砂石料缺乏的地区,也可用土工织物,代替反滤,以达到排水的要求[17].

通过在坝体上加压盖重,或对坝体培厚加固处理,可以进一步提高防渗流土、坝体抗裂和抗渗性能,同时增加坝体稳定性。

实例:1999年山西大同堡村发生5.6级地震,对位于震中附近的册田水库造成VII度影响,坝体产生结构变形[26].震后对主坝和北副坝下游坝坡采用石渣进行培厚加固处理。主坝所在956m高程以下石渣培厚体,坝坡分别为1:2.75,在956m高程设12m宽的平台,在949m高程、940m高程设3.0m宽的马道,并在石渣体与原坝体设置反滤层。培厚坝体后,即使再次遭遇地震,由于坝体在正常水位下宽度增加,也可避免大坝整体失稳,从而保证大坝的安全[27].

3.3.3库岸岩体加固

对于地震中松动的库岸岩体,应采取工程措施进行加固。地震后,首先需要对库岸岩石情况进行重新评估,选择加固方式。库岸加固通常采取锚固、支挡、排水相结合的方式。锚固措施是利用预应力锚索和锚杆固定不稳定岩层,适用于震后加固岩体滑坡和不稳定的局部岩体。通过一端与建筑物结构相连,一端打入岩体内部,在增强岩体抗拉强度的同时,

改善库岸岩体的完整性[28].该方法在高切坡中被广泛应用。支挡方法是通过支挡体来平衡滑坡体的下滑力,确保滑坡体的稳定安全。支挡结构能有效地改善滑坡体的力学平衡条件,阻止滑坡、泥石流等。常用的方法有重力式挡墙、拉钉挡墙、加筋土挡墙、抗滑桩等[29].

此外,由于地震过后经常伴随暴雨,更易在松动岩石处产生滑坡、泥石流等灾害,因此需及时排水,包括地表水和地下水。可设置截水沟排除地表水;排除地下水可用廊道、竖井和水泵等。在美国、加拿大和日本等国家较多采用专用钻机打水平孔的办法排地下水[28].

3.4渗漏修复

应根据具体情况降低库水位或放空水库,彻底修复防渗体,对由于浸润线过高而逸出坡面或者由于大面积散浸引起的滑坡,除结合下游导渗设施外,还应考虑加强防渗。

3.4.1劈裂灌浆

对于土石坝较严重的渗漏破坏,可以采取劈裂灌浆或加强防渗斜墙等方式解决。劈裂灌浆是指在垂直渗流的方向沿坝轴线劈开坝体,灌入稠泥或水泥砂浆,截断渗流通道,可以在短时间内坝体内的渗流,使大坝转危为安。

采用劈裂灌浆技术的岭澳水库具体做法如下:根据坝长选用适量的灌浆机,多台灌浆机同时开灌,为使浆液尽快硬化固结,所用浆料为掺入速凝剂的水泥加粘土。在灌浆工艺上,连续的多次复浆,使混凝土或泥浆墙尽快加厚,并使贯通的漏水通道通过灌浆压力和多次灌浆挤压膨胀与原坝土体紧密结合,最终形成垂直连续的防渗混凝土砂浆墙,防止再次出现漏水通道的可能[30].

3.4.2开挖置换

置换技术是土石坝震后修复中的一种重要手段,尤其对于心墙开裂的土石坝具有重要意义。首先需要通过探测技术检测到侵蚀的区域,然后在心墙的下游侧补填塑性混凝土,并用颗粒反滤层加以支持。最后使用水泥膨润土混合物进行灌浆。置换技术可以有效阻止土石坝心墙的进一步破坏,达到防渗漏的目的[18].

实例:新西兰的马拉希纳坝,在经历埃奇克姆地震后,初期表现稳定,在1987年12月后出现水位明显下降的现象。通过详细的监测发现,虽然大坝没有遭受严重的渗漏,但左坝肩心墙和下游副心墙出现明显的开裂和侵蚀,且侵蚀依然在继续发展。持续不断的侵蚀导致库水位不断下降,因而采取心墙置换的方式,即对左右岸坝肩进行开挖,喷上混凝土,置换开挖出来的材料。水库再次蓄水时没有出现新的事故[18].

3.4.3排水设施

在阻止渗流发生的同时,需要做好排水工作,通过设置宽敞的排水带,使渗流能顺利排走,降低坝体内的浸润线,减小孔隙水压力。

4.典型水利工程抗震抢险及修复实例

4.1美国Hebgen坝

Hebgen土石坝[31]位于美国Montana州,1915年建成,1959年8月遭受里氏7.1级的强烈地震,坝和水库所在地变形并整体下沉约3.1m,右岸溢洪道严重损坏,坝体沉陷开裂,水库岸坡坍塌,库水震荡并漫溢坝坝。当时此坝并无抗震设计,承受地震对其的各种危害而未垮坝,其破坏模式和耐震经验极有借鉴意义。

当时业主Montana电力公

司采取的紧急抢救措施包括:

立即将泄水底孔进水口原用迭梁封闭的二个孔口开启,以80立方米/s的流量泄水降低库水位。

对半角沉陷区和被流冲蚀的坝下游面填土修复。检查表明,心墙与溢洪道连接处的漏水并非通过心墙上的裂缝而是从破坏的溢洪道流出。

在心墙的大裂缝处下游,打竖井检查和修补。同时对下游河岸坍方区进行了修整。此后于1960年4月开始对溢洪道、坝体心墙和上游面进行了全面的修复和加固工作。至今运行完好。

4.2美国LowerSanFernando坝

LowerSanFernando坝[31]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市北,1912年动工,最大坝高43.2m,坝顶宽6m,长634m.1971年2月在坝东北12.9km处发生里氏6.6级地震,致使主坝发生巨大滑坡,坝的上游部分带动坝上部9.2m高的坝体和坝顶一起坍落滑向水库20多米远。

事故发生后,救援人员立即采取了如下措施:一方面立即运来砂袋加固筑高坝的低陷部位;另一方面紧急撤离坝下游地区8万居民;此外,通过2条泄水道和3条引水管排放水库中的水。

经初步调查和后期进一步挖槽、钻孔取样研究得出,坝内有大范围土区在地震后液化,但液化区被外围强度较高的非液化土约束住,因而直到液化区内有足够扩张力,促使外围土向外和向下移动时,才出现大规模滑动。

4.3新疆西克尔水利工程

西克尔水库[10,11]位于新疆伽师县东北西克尔镇,1959年建成使用,为均质土坝,设计库容10053万立方米,属大型拦河式平原水库。该工程自建成以来共经历了15次地震,其中较严重的有3次:1961年4月13日发生6.5级地震,震中距水库约30km,致使220m长的坝出现沉陷崩塌,余坝产生165条裂缝;1996年3月19日发生6.4级地震,坝段出现涌沙,裂缝,局部产生沉陷;2002年3月3日,阿富汗发生里氏7.1级地震,造成水库副坝段出现决口,并迅速扩大到50m左右,决口流量约120立方米/s,损失惨重。

由于西克尔水库运行年限长,且早年建设时没有进行地质勘探,因此极易糟受地震破坏。多次地震后,主要采取的措施有:

加高坝顶,坝后设置压重,并铺设无纺布反滤。

大坝决口后,进行抢险封堵,修复缺口。

按库区基本烈度八度进行设计校核,对西克尔水库主坝、副坝和其它建筑物进行加固修复。针对部分坝段坝基地震液化问题,主坝采用压盖重措施,以进一步提高防渗流土、坝体抗裂和抗渗性能。副坝部分改线,采用粘料含量高的土进行填筑,加固填筑总方量为

58.59万立方米,其中粘土39.29万立方米,占60%.

4.4北京密云水库

密云水库位于北京密云县城北13km处,库容43.8亿立方米,是北京市民用、工业用水的主要来源。水库始建于1958年9月,分白河、潮河、内湖三个库区,主要建筑有白河主坝(高66m,长1100m)、潮河主坝(高56m,长960m)和5道副坝等。

1976年7月28日,河北唐山发生里氏7.8级强烈地震,白河主坝发生强烈扭动,主坝水面以下6万平方米的块石坡和砂砾保护层滑落,受损严重。地震后,采取的主要措施[6]有:

及时探测大坝裂缝,并派潜水员进行水下探测。

通过筑堰建闸,把密云水库分隔成两个库区,放空库水后,进行全面检查加固。清除白河主坝上的砂砾保护层,加厚铺盖粘土斜墙,改用碴石保护层,往水下填粘土及砂石达20万m2.随后,打通白河廊道、削坡清基,进行坝体加固。

加固了3座副坝,并增建了3条泄水隧洞、1座溢洪道等。白河主坝加固工程于1977年11月21日完成,达到了国家一级工程标准,至今完好。

5.小结

地震后受损水利工程修复是项复杂的工作,要因地制宜尽快采取最合适的方法进行修复。几条主要结论如下:

地震发生后,各级水行政主管部门应该对境内的水利工程,尤其是堤防、水库大坝、水闸等工程进行排查,及时掌握工程破坏的情况及其隐患,有针对性地制定抢修方案。对地位重要、关系重大、危险性高的受损水利工程,要抓紧修复,确保度汛安全。

坝和地基土料的液化,是导致垮坝或严重破坏的主要原因,此外,较普遍的震害有滑坡、开裂、沉陷和位移。

尽可能保证水坝顺利泄水,降低蓄水位,避免出现垮坝事故。

目前对于水利工程一般都有相应的突发事故预警机制,但对于如何应对出现的险情,采取必要的工程措施,尚是一个薄弱环节,宜提高认识,加强要应的工作。

对山区河流因沿岸崩山、泥石流等形成的堰塞湖,要当机力断主动尽早清除,以避免水位升高,堰塞湖溃决形成洪灾。

参考文献:

[1]苏有锦,秦嘉政。川滇地区强地震活动与区域新构造运动的关系[J].中国地震,2001,17:24~34.

[2]龙小霞,延军平,孙虎,等。基于可公度方法的川滇地区地震趋势研究。灾害学,2006,21:81~84

[3]任波,徐凯。四川已发现803座水库受损[OL].[2008.5.14].

[4]孙又欣。汶川地震造成我省水利工程新隐患[OL].[2008.5.14].

[5]中评社。汶川地震灾后余波!重庆79座水库出现险情[OL].[2008.5.17].=0517123254

[6]高建国。中国因地震造成的水库险情及其防治对策[J].防灾减灾工程学报。2003,9:80~91

[7]王东明,丁世文,等。对甘肃民乐—山丹6.1级地震震害的几点认识[J].自然灾害学报,2004,13:122~126

[8]王艳梅,李俊,等。赤峰市“8?16”地震对震区水利工程的危害及应急措施[J].内蒙古水利,2003,:66~68

[9]K.维克塔乔姆,R.K.基特里亚。与土石坝有关的地震问题[J].水利水电快报,1999,11:5~7

[10]库尔班阿西木。地震对西克尔水库大坝工程的影响和抗震加固[J].大坝与安全,2006,6:64~68

[11]库尔班阿西木。地震对平原水库大坝的影响和抗震加固[J].地下水,2006,8:82~85

[12]覃子建。乌江渡电站水库地震灾害[J].地震学刊,1994,3:42~49

[13]吴胜芳。唐家山堰塞湖库容逼近1亿立方米,3万人转移。[OL].[2008.5.23].

[14]张敬楼。日本兵库地震及水利工程震害综述[J].水利水电科技发展,1995,10:17~19

[15]史鉴,汤宝澍;从日本阪神淡路大地震——谈我省水利工程抗震加固问题,陕西水利,1999,:50~51

刘真道。浅谈灾后小型水库工程安危状况与对策[J].浙江水利科技,2001,:118

水利部国际合作与科技司编。抗震救灾与灾后重建水利实用技术手册。2008.5.15

M.D.吉隆,C.J.牛顿。地震对新西兰马塔希纳坝的影响[J].水利水电快报,1995,4:1~8

杨金山,卢建旗。地质雷达技术在水利工程中的应用[J].地质装备,2001,12:7~9

马国印。地质雷达在水库震后病害检测中的应用[J].甘肃水利水电技术,2007,3:47~48

喻文莉。浅议混凝土裂缝的预防与处理措施[J].重庆建筑,2007,:36~38

鞠丽艳。混凝土裂缝抑制措施的研究进展[J].混凝土,2002,:11~14

陈璐,李风云。混凝土裂缝的预防与处理[J].中国水利,2003,:53~54

肖振荣。水利水电工程事故处理及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2004

杜智勇,李贵智,等。柴河水库除险加固综述[A].全国病险水库与水闸除险加固专业技术论文集[C].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2001.212

[26]贾文。册田水库大坝工程场地地震地质灾害评价[J].山西水力,2004,6:67~68

[27]朱宏官,陈连瑜。中强地震对册田水库大坝造成的危害及安全预防处理[J].山西水利科技,2001,:71~73

[28]吴凤英。浅谈水库库岸滑坡[J].广州水利水电,2007,4:17~18

[29]王连新。水库滑坡治理[N].长江咨询周刊,2007,6:B01

[30]白永年。劈裂灌浆技术在岭澳水库大坝防渗加固中的应用[A].全国病险水库与水闸除险加

固专业技术论文集[C].北京: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2001

[31]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史料信息组,上海大科科技咨询有限公司。国外土石坝地震震害实例和统计[R].2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