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betway必威官网公司网站!


科学 / 数理科学

MENU

科学 / 数理科学

曾被劝废弃物理的诺Bell物历史学家,普朗克除了在学术上的饱受令人感到可惜外

点击: 93 次  来源:http://www.010zws.com 时间:2020-02-16

名人简介

成功开创量子力学,并拿到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马克斯·卡尔·恩斯特·路德维希·普朗克,他也常常成为同学们挂科的主要对象。

马克斯·普朗克(Max Planck,1858年4月23日-1947年10月4日)。

图片 1

出生于德国荷尔施泰因,是德国著名的物理学家和量子力学的重要创始人。

来自普朗克的挂科凝视

且和爱因斯坦并称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两大物理学家。

有着“普朗克家的舒伯特”称谓的他,年轻时可是会弹琴唱歌作曲的优秀才子,更是实打实的大帅哥,用现在的话来讲,可以称之为流量小生。

他因发现能量量子化而对物理学的又一次飞跃做出了重要贡献,并在1918年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

图片 2

故事正文

1874年,普朗克进入慕尼黑大学攻读数学专业,后改为物理专业。然而慕尼黑的物理学教授菲利普·冯·约利曾劝说普朗克不要学习物理,他认为“这门科学中的一切都已经被研究了,只有一些不重要的空白需要被填补”,普朗克却选择了拒绝,坚定的选择了物理。

慕尼黑的物理学教授菲利普·冯·约利曾劝说普朗克不要学习物理。

终于踏入物理学的大门。早年的普朗克研究领域主要集中在热力学。1879年,年仅21岁的普朗克就凭论文《论热力学第二定律》获得了慕尼黑大学的博士学位, 论文中贯穿了他对“熵”深刻和独特的见解。 可是不久,他了解到美国物理学家吉布斯早已做过这方面工作。于是,从1894年开始,他便将注意力转向黑体辐射问题。

他认为:“这门科学中的一切都已经被研究了,只有一些不重要的空白需要被填补”。

图片 3

这也是当时许多物理学家所坚持的观点。

普朗克定律,是他对物理学重要的贡献。

但是普朗克回复道:“我并不期望发现新大陆,只希望理解已经存在的物理学基础,或许能将其加深。”

他说:为了从理论上得出正确的辐射公式,必须假定物质辐射的能量不是连续地、而是一份一份地进行的,只能取某个最小数值的整数倍。这个最小数值就叫能量子,辐射频率是ν的能量的最小数值ε=hν。其中h,普朗克当时把它叫做基本作用量子,物理常数。

1900年12月14日,在德国物理学会的例会上,普朗克作了《论正常光谱中的能量分布》的报告。

1900年12月14日,在德国物理学会的例会上,普朗克作了《论正常光谱中的能量分布》的报告。在这个报告中,他激动地阐述了自己最惊人的发现。然而,人们对之一伟大的发现却是抱有怀疑态度,那本该属于他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一再与其失之交臂。

在这个报告中,他激动地阐述了自己最惊人的发现。

图片 4

他说,为了从理论上得出正确的辐射公式,必须假定物质辐射的能量不是连续地、而是一份一份地进行的,只能取某个最小数值的整数倍。

作为最先支持相对论的物理学家之一,1906年,他导出了相对论动力学方程,得出电子能量和动量的表达式,从而完成了经典力学的相对论化。1906年他引入了“相对论”这个术语。1907年在狭义相对论的框架内推广了热力学。

这个最小数值就叫能量子。

图片 5

这便是打破了传统物理学的量子理论的开端!

普朗克在学术上的遭遇让人深感遗憾,生活上的苦难让人心疼。

他的墓志铭就是一行字:h=6.63×10^-34J·S,这也是对他毕生最大贡献:提出量子假说的肯定。

普朗克的妻子因结核病去世,大儿子卡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死于凡尔登战役。二儿子埃尔温因参与暗杀希特勒未遂而被纳粹杀害。大女儿格雷和二女儿埃玛均在生产时去世。承受了巨大的家庭悲剧和痛苦的他,凭借坚忍的自制力一直活到89岁。

小故事大道理

图片 6

不盲从权威,敢于打破传统,才能收获不一样的世界。

1947年3月,普朗克做了他人生中最后一次演讲——《精密科学的意义和范畴》,在经历了几十年残忍的折磨之后,普朗克只是在演讲中无比平静地说:值得我们追求的唯一高尚的美德,就是对科研工作的真诚,这种美德是世界上任何一股力量,都无法剥夺的,这种幸福是世界上任何一种东西,都无法比拟的。

课外小知识

1947年10月4日,普朗克在哥廷根大学医院中去世,威廉皇家学会为了纪念他,改名为“马克思·普朗克学会”。爱因斯坦在写给普朗克的悼词里是这样说的:一个以伟大的创造性观念造福于世界的人,不需要后人来赞扬,他的成就本身就已给了他一个更高的报答。

年轻时的普朗克极为帅气,还十分具有音乐天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他会钢琴、管风琴和大提琴,还上过演唱课,曾在慕尼黑学生学者歌唱协会为多首歌曲和一部轻歌剧作曲。

虽然后来从事了物理研究,但仍然追求者甚众,据当时的传闻说:

“无数年轻人因普朗克而选择理论物理,当然……这些人后半生最恨的也是他。”